• 這個四月的最後一天 寶貝CANDY的生日 驕陽似火。
     
    和孫偉在Tj晃,終于決定去看老胥。臨到門口,看到趙老師,激動萬分,卻得知老胥已經退休。
    是什麽樣的感覺在心里呢?
    一直以爲胥啓言説我們是他教的最後一屆是騙我們的,沒想到,這次,卻是真的。
     
    誰知道呢
    只有太陽火辣辣地在照 。
    好多年前 大概 是三年級的時候 要求寫一篇關於夏天的文章
    我用的 也是這個詞。
     
    世界杯又敲鑼打鼓開戰。
     
    那年初三 週五要被留下來補課
    中午的時候 看到丁乃拿著紙記錄大家的“賭毬”
    巴西VS英國
    那時候 我依然不看足球 但是瘋狂支持小羅
    那時候 很多女生不看球 但是瘋狂喜愛小貝
    吳文發數學考卷的時候 5樓的初一小孩已經開始在多功能教室看直播
    發到我的時候 輕推了我下 低聲說
    "喂 怎麽樣 已經進一球了阿 準備好請客"
    等大家亂七八糟把數學考卷作完作鳥獸狀散的時候 比賽還在繼續
    接著是另一些人的化學補課  包括我 我戴著耳機做化學。
    小羅進一球 后又被白癡裁判罰下。
    最後巴西2比1獲勝晉級。
    第二天來的時候 李倩紅腫著眼睛 因爲這屆世界杯 小貝再不會出現。
    那天的化學補課很多男生逃走
    我記得汪春花很輕鬆地說 “哎喲,世界杯有什麽啦 等4年以後你們不就又好看啦”
    ——
    是的
    這個時候 我們已經各自走在了不同的道路上。
     

    送CD給小敏
    自行車駛過財大的時候 看見以前初中一班的YWT和某男
    兩個人手牽在一起 忘記身後整個世界的樣子
    我笑笑地看著那個男生而過。
    其實,和我熟悉的 是那個男生,可我卻偏偏
    記不起他名字。
    我很少遺忘誰的名字。他是初中儀仗隊時候的記憶中的男子。
    那時便覺得他好看,住在我傢隔壁的小區。
    每個星期一早晨,都和馬如超,王琪,某男一起穿著儀仗隊的衣服去升旗。
    那時,不知道沈兵怎麽就挑中了我們這2個怎麽也長不高的女的。
     
    他看到我坏坏地望他,於是他盯住我。
    我知道,他一定也在記憶裏面,搜索關於我的名字和記憶。
    自行車駛過,那麽迅弛,沒有留下任何 揮手示好的機會。
     
     
    和小敏說,老胥已經退休,她也一樣吃驚。
    然後匆忙回家。
    又是自行車,騎到老食堂旁邊那兩個小賣部的時候,幾個男人在搬桌子。
    路窄。我小心避開他們,慢慢地騎,卻開始恍惚,沒有聽見一個人在叫
    “王文霞”
    我沒有聽見 想必當時我的表情一定呆滯。
    又是一聲我的名字,我才醒。望前看去,好看的臉。
    是啊,那麽好聽的聲音,已經多久沒有聽到了呢?
    黑色的上衣 軋了馬尾 左右耳朵上各一個耳釘,很淑女的樣子。
    張姍姍。永遠嫌我不能把她姍姍兩個字寫得漂亮。
    她看著我,我的車卻已經駛過。
    我迴眸,望著她笑,招招手,於是騎開了。
    我轉過頭時最後的一個場景,是看到她的臉 似乎在說 怎麽不停下和我打招呼
    呵呵 就是這樣的 我覺得她似乎是在這樣說著 可是我已經駛開了,我再停不下來。
     

    世界怎麽會那麽小
    天地之間 我們總是再次注定要相遇 又這麽走開。
    說這話的時候 我很俗 但是 卻是真的。
     
     
    穿過這片密密的樹葉陰
    在揮手告別前 微笑示意后 我哭了。